[授权翻译][EC][AU]威斯敏斯特情缘P5(完)[压酱生快]

作者:thehoyden

分级:NC-17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67831

校对润色:  @Alastiel 

前四部分请点击下方 威斯敏斯特情缘 标签 


好了终于赶在压巨巨生贺这天翻完了贴出来……

压巨巨生日快乐!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青春永驻,剪刀不老!(

这部分终于有传说中的NC-17部分了(,看肉很容易,但是第一次翻肉简直……全靠A君帮我beta(捂脸)。还有感谢@车里客 小天使跟我讨论。有各种不妥之处,请各位多多包涵并不吝赐教 m(_ _)m


------



Erik早已见过很多他再也不想目睹的场景。

一间又一间牢房里装着眼神空洞的变种人,麻木地服从任何指令——他不敢说这比他以前见过的那些场景更可怖,但这另有一种奇特的恐怖感,让Erik在同队员们一起将他们撤出的过程中甚至萌生了退缩之意。他们亦步亦趋,完全顺从,就像一队穿着病号服的温驯绵羊。

【他们利用Jason Stryker制造了一种血清,血清的药效会慢慢减退,】Charles发送给他们所有人的话语,仿佛全能天神的震怒在耳边回响。【赶紧带他们出来,老Stryker打算炸掉这座设施。】

Erik用他的能力接连撕开三道门。【你能阻止他吗?】

【他带着某种头盔,能阻断我的能力。他在一个中央控制室里——因为他手下一个科学家正在通过门上的窗子看着他我才知道的。快一点,少校。】

 “去他妈的,”Erik喃喃自语,在金属墙上撕开了一个洞作为捷径。

他们来到设施外面,月亮仍然将地面照得很亮。变种人们一路跌跌撞撞地走着,全都光着脚。Erik因此而心痛震怒,但是现在完全不是生气的时候。

【卡车在等着,】Charles说,【飞机也准备好了等你们一到就起飞。】

【Charles,得有人阻止Stryker。他们不能炸掉这座设施——那样我们的证据就全都被湮灭了。Charles。Charles!】

【噢,天哪,】Charles想,高亢的金属质感嗓音听起来满是绝望和痛苦。【我不能,我没法靠近他,门是从里面锁上的】

【指给我看,】Erik想,【我会打开它的,给我看。】

Charles没有浪费任何时间。Erik在他的帮助下一边快速行进一边通过某人的眼睛看着一扇有着安全玻璃小窗的门,虽然这挺让人晕头转向的,但是Erik能够把一辆坦克扔到数公里以外——弄开一扇门,只要他知道Charles说的是哪扇门,那对Erik来说完全是小儿科。而把那个奇怪的头盔从Stryker的脑袋上弄下来——天杀的,那跟Charles的轮椅和那台野兽使用的是同样的合金!这他妈的究竟意味着什么——倒是挺容易。反而是抵抗住冲动别把它直接摁扁在Stryker的脑袋上比较困难。

【你说过我们需要他,】Charles紧张地想。

【确实。】Erik说,然后随手拿了一堆金属将Stryker钉在了墙上。

【事实上他还未启动自毁装置,】Charles过了一会儿确认道,然后让Stryker同其他被他接触过思维的卫兵一样,陷入了昏睡。

Erik抓紧时机将Charles用来当做瞭望台的那名科学家铐了起来。【他们可以等着由后续清场人员来收拾。】

然后Charles断开了与Erik的连接。这时机正好,因为他们已经赶到了卡车旁,忙着帮助变种人登车。早在第一次见Erik的时候Charles已经说过,绑架者利用了受害变种人的能力,Erik并不怀疑这点,只要看看他们那可怕的空白眼神和令人不安的驯服就明白了。但是他们中许多人身上甚至有着明显的被实验过的痕迹。当Erik对上Logan的视线时,他知道Logan也得出了同样的结论。

等他们从卡车转移到飞机上起飞后,Charles连入了Erik的思维,【所以这就结束了。你会很快回来。】

【理应如此。】

【有空的话来找我吧,Erik,我很想像现在这样继续下去,不过看起来我流了一点儿鼻血了,而且工程师们正在旁边制造令人恐慌的刺耳噪音。】

【看在上帝份上,现在给我断线!好好休息。】

于是Charles离开了,最后触摸了一次Erik的思维,带着爱恋,满足与骄傲。

***

他们的飞机在伦敦郊外的军用机场降落五分钟之后,Sophie Moore眨了眨眼睛,又揉了揉,声音沙哑地说,“哦上帝,我这是在哪儿?”

 “你安全了,”Erik立刻答道,保持着他的声音低沉而平静。“北约正带你们回家。”

Moore看着她的手,仿佛那双手属于别人。“我没有——那发生过吗?我有没有——”

 “现在别想这个问题,”Erik说,“你要回家了,集中精神想着这个。Raven一直在等你。”

 “Raven?”她说,声音颤抖,“她还好吗?”

 “她很好,”Erik说,“她很好,而且她在等你。”

飞机在跑道上滑行。Moore沉默了几分钟。“我非常地担心,”她突兀地说,“我担心他们也会抓到她。”

 “她很安全,”Erik说,希望重复这句话能让她安心。

 “哦,感谢上帝,”Moore说,眼泪滑下她的脸庞。

***

Erik在M的办公室里找到了他。

“啊少校,请坐,”M说,以精准地动作地放下了手中的笔。“我一直想跟你进行一次私人性质的对话。”

“我是来这里做我的初步报告的,”Erik说,干巴巴地列出了这次任务的几个要点,虽然M无疑早就听过了。“你需要为他们找一些精神创伤专家。”

“他们是英国公民,我保证他们会受到最好的照料。”M严肃地说。

 “就像你给予Charles的那些?”Erik文,“刚好足够能让他为你的计划服务?”

M眯起来眼睛,室内的空气瞬间冷得好似北极。“我不太喜欢你话里的暗示,少校。”

 “而我不喜欢William Stryker有一顶跟野兽同样的合金制成的头盔,”Erik反击。

M沉默地看了他一分钟,然后说,“我犯了一个错误。”

这让Erik略为软化了一点——他从未期待过这样的话从M嘴里说出来。他等着一个解释,M往椅背靠过去,叹了口气。

 “起初我在Xavier博士的绑架案后找Stryker咨询过。身体复健是一回事情——我投入了我们最好的资源。但是考虑到他的变种能力以及之后数月他绝对无法控制他的能力,要怎么帮助Xavier博士治疗精神创伤却没那么清楚,。于是Stryker推荐了美国人,他在几个变种人相关项目上跟他们合作过。他说他有些能证明肯定会有所帮助的信息,但是他对共享那个信息及其来源三缄其口。我告诉他关于Xavier博士的情况越多,他愿意透露的也越多。”

Erik用一只手揉搓着自己的脸。“这就是他如何得知要把变种人弄出伦敦,弄出Charles能力的自然覆盖范围之外。”

 “恐怕是的,”M说,“不管最初他的建议多么有效——比如,用一种新型合金罩住Xavier博士的医院病房,比如除了彻底的理疗之外,给他时间在精神上复原——但是我很快开始怀疑Stryker想为了他自己的目的而把Xavier博士弄到手。”

 “你‘宝贵的英国政府资产’,”Erik鄙夷地说,“你却亲手让他陷入险境。”

 “我犯了一个错误,少校,”M平静地说。“一个我一直在试图弥补的错误。我只是想帮助Charles,我发誓。”

 “最糟的是,我相信你,”Erik说着站了起来。“要么你自己告诉Charles这些,要么我去告诉他。而且在我到那儿之前,监控必须已经停止。否则我就不是礼貌地让他们失灵,而是要让某些昂贵的设备彻底损坏了。”

 “我向你保证,少校,Xavier博士的套间里发生的一切都是绝密级别的。”M说。

 “那么让我这么跟你说吧:我会毫无保留地给予Charles我的全部关注,而这件事将不会进入任何英国政府文件。”

 “我的确崇拜你一丝不苟的态度,”M说,瘪了瘪嘴。“你还真像德国人。”

 “多谢夸奖。”Erik说。

***

Charles一定是已经预知Erik的到来,因为一缕热气正从桌上的茶壶里逸出,而两只茶杯已经摆好。

 “我想让你知道,没有你的协助我们也能完成任务,”Erik平静地说,“但那不会进行地如此顺利,而且我们肯定会损失Stryker的大部分文件。我们从那里救出了所有的变种人,对双方都没有造成伤亡。我需要你明白这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

 “了不起,”Charles重复了一遍,既不是赞成也不是反对,只是把这个词在嘴里过了一遍。“告诉我,Erik,如果我没有去找麻烦——如果我没有威胁说要停止我的“服务”,真的会有任何人去寻找他们吗?他们会被找到吗?”

Erik用沉默代替了回答。

 “这让人无法忍受,”Charles爆发了,“如果不是他们禁止我下周使用野兽,我真想告诉我能覆盖到的每个人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不需要野兽也能做到,”Erik指出。

Charles皱起了眉。“你说什么?”

 “那种东西叫做电视,”Erik耐心地解释道,“我想你知道那是什么——你花了很多时间用它看《巡回鉴宝》和Jamie Oliver。*”

Charles看起来有点儿不确定。“你觉得我应该,怎么说——召开记者招待会?你觉得他们愿意听我说?”

 “你是Charles Xavier博士,”Erik说,“住在威斯敏斯特地下的心灵感应者。我想他们会关注你说的每一个字。”他给他们俩都斟上茶。“而且如果BBC听到风声说你真的住在一个上次使用还是伦敦大轰炸的地堡里,他们绝对会踏破你门槛的。”

 “噢,”Charles的嘴唇因为惊讶而变成O型。

 “我告诉过你,对不对?”Erik说,喉咙有点发紧,也许是因为爱恋,也许是因为爱怜,但在这一切之上,是一种对他此刻所诉说事实的彻骨坚信。“你是这世上独一无二的。”

Charles看着他,眼睛睁得大大的,那里的湛蓝几乎要满溢出来。他伸出一只手搂住Erik的脖子猛地将他拉了过来,在Erik的唇上印下一个吻。这个吻是如此不顾一切,几乎令人心痛。直到Erik终于掌握了主动,有些疼痛才渐渐融化消失。取而代之的是Charles缠绕在Erik思维的边缘,让他们的思维吻合在一起,而Erik突然意识到他有多想念Charles这样亲密地缠绕着他。

 “噢,”Charles贴着他的嘴唇低语,听起来充满甜蜜的惊喜。

 “你感觉不到吗?”Erik说,“那段时间你一直接触着我的思维——难道你感觉不出我有多喜欢那感觉?”他放开了Charles的嘴唇,转而致力于在他的脖颈上吮出连串印记。

那意味着,当然,Charles的双唇就在他耳边,近到可以含住Erik的耳垂,当然也近到能在他耳边叹息,“我以为那是——唔,肾上腺素的原因。”

(如客户端图片显示不全,请点击此处)


    

***

Charles因为三年来第一次见到的明亮阳光而眨了眨眼,呻吟道,“我一定会长一脸雀斑的。”

Erik低头看着他,在他看来Charles暴露在外的皮肤根本寥寥无几。Charles扣起了所有的扣子,只有手和脖子还有脸被直接摊开裸露在阳光下。“别担心,”他好心建议道,“就算你看起来像个农夫我也不会抛弃你的。”

 “你这人真糟糕,”Charles说,“朝这边走吧——我想看看鸭子。”

Erik陪着他朝水边走过去,一边分出神去留意他们周边的环境。费尽周折组织的新闻发布会即将召开,Erik敢打赌今后Charles知名度将更胜以往。没理由不趁现在弯下腰来偷一个吻,于是Erik这么做了——那并不能真的称之为偷,因为Charles伸手勾住了Erik的脖子,将这个吻延续得更久。附近有一把长椅,Charles利落地把他的轮椅停到长椅边,这样Erik可以挨着他坐下来,陪他一起看着湖面那群肥硕的水鸟。

 “你不告诉我你今天早上跟M会面的内容吗?”Charles问,显然他无法再忍耐下去了。

Erik再一次希望手里有支烟,但他强压下那欲望。“他们要把我调出海德堡。我被下令保留联络官的职位但是得把队伍交给Logan。”

Charles的眼睛睁大了。“你——你能接受那些安排吗?”

Erik感到自己勾起了嘴角。“你也很熟悉命令,对不对?那些是你必须服从的玩意,不受你个人感受的左右。”

 “但那是你的队伍——我发誓,Erik,我没想过要这样,”Charles说,即使他只是把手拧在一起,Erik也能从Charles思维的高亢基调里知道他有多不安。

 “没事的,”Erik说,抓住了Charles的手。“他们在Logan的带领下会干得很好,不管要我承认这点有多痛苦。此外,你会更容易被人认出来,你会需要一个保镖的。”

 “我需要你,”Charles小声说。

Erik沉默了一会儿。“通常我会大骂M多管闲事,不过我对这个结果没什么好抱怨的,”他说,“我也没法放心把你交给其他任何人。”

 “你的意思是说你想要留下来?”Charles问,那带着绝望的期待神情看了让人心痛,“跟我一起?”

 “我想留下来,跟你一起。”Erik柔声说。

Charles的手指收紧了握住他,他们看着行人来来往往,跟着父母的孩子们不由自主地朝附近卖冰淇淋的小贩靠过去

 “我记得,你说过要请我吃有巧克力脆片的冰淇淋的。”Charles说。

 “我不是很爱吃甜食,”Erik说着皱了皱眉鼻子。“但是我会给你买一个。”

 “你应该试试,”Charles说,朝他露出了一个他百看不厌的微笑,“就当是为了我。”

Erik叹了口气。“为了你,”他同意道。然后他去给他们俩各买了一只冰淇淋,当他回来的时候,Charles敏捷地接过他那支,无比享受地舔了一口。

Erik怀疑地看了看他自己的那支,但是还是决定试一试。冰凉浓郁的滋味在他舌尖泛开,跟巧克力脆片的香脆形成了鲜明对比。“我收回我说过的话,”他最后说。

 “怎么说?”

 “英国人至少还是能作对一件事的,”Erik说。他俯身看着Charles,后者在Erik还在尝试的时候已经解决掉了半支冰淇淋。他的鼻尖已经被晒得呈现出一点点粉红色,而他看起来——他看起来很快乐。“两件事,”Erik补充道。

 “那的确是至高的称赞。”Charles说,他嘴里冰淇淋还来不及融化,脸上就绽放出了一朵无与伦比的亮丽笑容。


*)《巡回鉴宝》是BBC一个去各地鉴定古董的节目 http://en.wikipedia.org/wiki/Antiques_Roadshow

Jamie Oliver MBE:有爵位的明星大厨 http://en.wikipedia.org/wiki/Jamie_Oliver

评论(14)
热度(61)

© 贝鲁没有酱 | Powered by LOFTER